※第一篇故事分類為-BL無H年下攻,不喜者誤入。

冒火的爐子上正燒著開水,流理台前的男子正做著清洗的動作。
「在冬天碰水實在殘忍阿!」飄逸的金髮因沒整理顯得雜亂但卻無法抹滅男子......上帝的光彩,即使他現在只是在洗著茶杯。
「噗嚕、噗嚕。」
「啊啊!水燒開了!」上帝趕緊衝到爐火前將瓦斯關閉。
他用熱水重新將茶杯、茶壺等用具沖洗了一次,讓上頭的生水被沖掉。
乾淨的茶杯被放置一旁,上帝拿起茶則舀著上等的茶葉,讓茶葉順著線條滑入茶壺內,直到達茶壺的1/3。
「嗯,茶蓋呢?」上帝摸了半天終於的自己衣服內的口袋中找到了茶蓋。
蓋上茶蓋,拿起茶壺在手上輕輕的搖著讓茶的雜質附在壺壁上。倒入已經降溫不少的開水,泡一下子在將茶湯給倒出,再次倒入開水蓋上茶蓋。
「要等一分鐘阿!」這段時間上帝將流理台清理乾淨,將茶壺茶杯等喝茶用具拿至自己房間內的桌子上,剛好一分鐘。
等不及的上帝直接將茶倒入茶杯內,什麼聞香的也不管了。
「啊!真好喝!雖然泡茶實在麻煩,可是自己剛泡好的茶實在無可挑剔啊!」上帝讚嘆完自己後又喝掉了一杯。
平靜的空間內悠閒地喝著剛泡好的茶,多久沒享受這樣的生活了?
自從接下作家的工作後,日下月沒一天是不在電腦桌前的。
晚上到了便跟剛睡醒的月娘打聲招呼後在繼續埋頭苦幹,不知覺的打到連太陽神都出來了還沒停下那打著鍵盤的雙手,黑眼圈就在上帝細緻到連女人都讚嘆不如的臉蛋上刻下痕跡。
閉上雙眼享受這短暫悠閒地片刻。
「這麼有閒情逸致?你稿都打完了嗎?」煞風景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老婆!我、我休息一下等會就要去打了!」上帝什麼也不怕,除了這無時無刻冷靜的女人。
不論遇到什麼事,她的臉上絕不會有一絲波折,她是那樣的冷靜,那樣的美麗。
「你剩10天就要交槁了,還不去寫?」
上帝什麼話也沒說放下茶杯,他的表情卻清楚的說明著有多麼千百個不願意。
「你在第8天交稿我就做飯給你吃。」
「真的嗎?」
「嗯。」
「謝謝老婆!老婆做的菜最好吃了!」
「貧嘴,還不快打!」

「這家人也真是的,人都睡死了也不關門窗,難道不怕小偷進門來嗎?」手上抱著一堆金飾和較名貴的物品的男子站在門外看著正睡著香甜的兩人說著。
「不過這看起小小的房子居然有這麼多寶貝呀!找個袋子裝起來好了。」
男子走進門內將手上的金飾隨意放置桌上,開始在兩人待著的房間內尋找著。
「女性內衣?看起好像有E,現在女性都這麼大啊!哇,還是名牌的!」男子放下內衣轉過身打開另一個櫃子。
「靠!這包包超貴的耶!還好幾個,賺死了賺死了!早知道就開車來了,等會記下地址以後在慢慢搬好了。」
男子拿著一個比較大的包包走回剛剛放金飾的桌子那,誰知從男子一進房間後澄早就已經醒了,從頭到尾澄都把男子的行為看在眼裡。
『不知道那陌生人在做什麼?為什麼要拿馬麻的包包啊?』
充滿疑惑的澄爬離男人的身上,靜悄悄的爬到陌生男子的腳邊伸出小手用盡全力拉著男子的褲管。
感覺到腳邊不對靜的男子往下一瞧,「嚇!糟糕,怎麼醒了?」男子驚訝了一下子馬上又恢復鎮靜,「你叫什麼名字啊?」為了不讓澄驚嚇到男子將他從地上抱起柔聲的問著。
「澄!」澄大聲的說出自己的名字,聲音大到男子覺得房間內的另一個人會被吵醒,下意識的摀住澄的小嘴。
「噓,別太大聲好嗎?」男子問著,直到澄大力的點著頭才鬆開手。
「名字?」澄聽話的降低了音量,低到男子要很認真的聽才聽的到。
『要說嗎?我是小偷耶!可是他只是個嬰兒啊,而且又這麼可愛!』男子皺著眉頭想著。
「名字?」
「欸,我叫做紅憐。」紅憐邊說邊對著澄粉嫩的小臉不停的玩弄著。
「我十歲!紅呢?」
「十歲?怎麼可能!」不擅長說話、不會走路而且這體型根本是四、五歲的體型啊!這、這怎麼可能是十歲?
「真的,問把拔!」
「不!我相信!」紅憐緊張的再度摀住了澄微張的小嘴,「我十七歲。」
『香香的,紅的手香香的!一定很好吃,看我舔舔舔舔舔舔舔舔!」澄緩緩的舔著就像在品嚐一道美味的佳餚般。
「阿......停、停下來......」嘴上雖然拒絕著手卻捨不得移開。
聽到紅憐甜膩的聲音和嘴裡香甜的味道,澄居然開始握住黎紅的手一根根的含舔著。
『紅的手好好吃,聲音也好好聽喔!』發現這點的澄更加賣力的舔弄著,希望能聽到更多美好的聲音。
「紅,你好漂亮當我老婆好不好?」澄童言童語的拉開笑顏對著漲紅著臉恍惚著的紅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初鬼 的頭像
初鬼

初生之鬼,不畏人。

初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